一首散文诗

一个女人突然闯入我的小屋。
可过了几天,她从后门离开了。
她带走了属于她的东西。遗憾的是我吃掉了她的橘子(真甜啊);喝掉了她的汽水(真好喝啊);与她浪漫的一吻(真美妙啊)。这些她都带不走了,她带不走她的芳香,带不走我对甜的记忆,带不走唇间的温度。
那天月光照在我的热牛奶上,让我想起她白皙的皮肤。只身一人,她住在何方?我想去她的小屋看看,可出了门口是没有方向的荒原。没有人,也没有别的小屋,所以为什么我有一间小屋?她从何而来?是上帝、是群山、还是蜉蝣所赐?
我拆了它,割了舌头,浸在湖水里试着忘记女人,顺便试试可不可以就睡在苍野里。我都失败了,外面的世界很冷,常把我冻醒。小屋的废墟一塌糊涂,该烧的烧完了。而...

混语(一)

长满眼睛的果实被我用镰刀割下
一棵大树就此失去了它一个孩子
我用木头和麦子做成果汁
装进模糊的饮料瓶里 等待冬天

我是城堡的守卫
守护公主和兔子
我摘下鲜艳的花儿来送给公主
鲜花却被压在了皇冠与权杖下
我拾起腐烂的果实
扔进那个饮料瓶
等待乌鸦

一个是白皙而美丽的脸庞哟
一个是悲伤着正在思乡的原始人
我把他们混在一起
弄也弄不清咯

去昌平的孤独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一湾河流静静流淌
绕过圆球,又回到起点
鱼骑着午夜闯入秋天
一切都发生在枕边
 
通向昌平的铁路是个直线
直线上我们的温度接近
硬邦邦的肌肉上捆着柔软的黑发
荷尔蒙从汗水中流出
 
鱼抱着麦穗和宝石
游走在秋天
路很近,距离很远
你胡乱扔掉几个思念
 
鱼骑着午夜闯入秋天
我在大大的床上
舀一勺最苦涩的河水

无题

雨落入森林
蓝色的野兽凶嚎在心
夜聋了
救命,救命!

两个孤独的孩子


空中,静静悬着一支闪电
落在毫无波澜的海平面
那条酷爱文身海豚
也曾在心中刻下
宗教、寄托、失去的爱情
也曾在梳妆台前
粉刷自己的美丽
 
那只闪电
劈开混沌的天空
从此,
左面是白天
右面是黑夜
 
我安慰一棵垂头的芭蕉
走入冬天
却忘记闪电
刚刚掠过我的头顶
 
我拿着重重的钥匙
解开海豚身上的锁
扶着厚厚的墙
满身乞求
 
上帝创世用了七天
你可不可以在第八天爱上我

请带走你的美丽

今夜,如每个往日
你没有说再见
这次确实真的
再也不见
 
空空的笔芯
划在白白的纸上
写出一首看不见的诗
放在心上
 
我们的分别
没有手绢飘扬
只有在迷路的街上
各寻方向
 
夕阳穿射彤红的光芒
衬托楼群的阴影
镜中的那位少女
摆弄自己的风骚
 
喧哗的酒吧里
我听不见歌声
只听见
求救信号
 
不,还没有再见
在我心中。
请不要让我带着爱情流浪

离乡人

我,蝴蝶,木头人
离开出生的地方
去往神秘的远方
杂志上说
远方的田野上
风不会在空中流泪
彩虹姑娘在大地上寻找新的花衣
动物们不会开森林大会
所以我们会玩得很开心
像个天真的孩子

直到,直到
蝴蝶发现一个圆形的黑洞
木头人发现一个炙热的黑洞
我发现一个充满时间的黑洞

一切都变了模样
我看见风一只只飞过天空
彩虹弯曲成云海的波浪
动物看我们的时候脸上泛起深蓝

没有车、轮船和飞机
木头人选择闭上眼睛
蝴蝶张望着陌生的瞳孔
我,我只能蹲在黑洞旁哭泣

姐姐(三)

姐姐,今夜我在落寞的边缘,醉意浓浓
姐姐,我今夜只有戈壁

我赤裸站在一颗荒芜的沙粒
思念时,握紧我手边的被单
姐姐,今夜我在死亡的手里
这是永远没有花朵的花园

我只是过客
如流水般孤独地逝去
这是唯一的,最后的,思念。
这是唯一的,最后的,沙粒。
我让灯光在黑夜亮起
让逝去的逝去
今夜我只能属于我自己
一切都在改变

今夜我只有荒芜的唯一的,沙粒
姐姐,今夜我思念你像一匹马
明日如一只鱼

他在我两封情书之间低语

我回忆情人的信纸
夹在似水流年中
如今我漂泊在海洋的海洋
落日的落日
那时候我想
小木屋被牧羊人建起,终于
我唱着绝望之歌的反面
 
他在我两封情书之间低语
他也会使用象形文字
被烟草熏过的手指
从纸间捅开一个空空的洞
坐在我家那把沙发上
用暗淡的眼神看我
用渴望的眼神看天空

走不完的路

如果想起我一生中不可言说之事
乌鸦就落在布满青苔的陨石上
敲击空空的贝壳

所以男人用手敲打重重的墙
所以浴室被装上不可透明的玻璃
我不敢言说,丑陋!
男人驾一只马匹
上身赤裸
禁忌。他的世界缺少一种颜色
只能爬上一只桐花的下面

路永远等候着他
直到人类发现没有性别的海洋
面朝大海,如果想起我一生中不可言说之事
乌鸦便落在布满青苔的陨石上

© 红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