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小朋友们

绿油油的杨柳站在岸边
它说,你好吗?
对蓝蓝的小河

柔软的白云飘过天空
它说,你好吗?
对晚安的月亮

弯曲的栈道挂在悬崖
它说,你好吗?
对洁白的雪

我也要,我也要和你们一起说呀!
你好吗?
对我自己

为什么我一生只爱过一个人

数一数天上星
像春日里绽开的繁花
你不是最亮的一颗
也不是最艳的一朵

河中的苇丛藏着你我的梦
金黄的稻野藏着悸动的心
秋叶坠落向下的一面
藏着我的渴望、我的忧伤

你是春天无数杜鹃中的一只
恰好是我唯一遇见的一只
橘子明亮的时候
轻轻跳在心头
月色黯淡的时候
流下永恒不消逝的泪

从此,一个个女人来到我的心的面前问
“我是他最爱的女人吗?”
或是 或不是
它唯一会回答的一句:
“这里没有炙热滚烫的爱情,
只有一汪沉静冰冷的泪泉。”

十月

回忆是夜深时的一盏灯
是一封信
是一纸潦草的字
是星空 银河 宇宙
是我划着小船
时而穿过闹市
时而穿过苇丛
时而白昼
时而黑夜
亦是拨开云雾
一头撞在你怀里
是你乌黑的头发
是你清澈的双眼
是你圆圆的灵魂

才发现
回忆原来是个小圈子
是十月的某一天

我们不要在一起

我,是一个人
一个人来,一个人去
我跨越腐朽的门槛
去看一株凋零的玫瑰
它的芬芳早已不在
取而代之的是昆虫腐烂的味道
从此,我再也不会
将灵魂放在一个女人身上
省的她离落之后
分外凄凉

可我不想一个人
走在一条没有前途的路上
不时坠入深渊
看不见天
也望不到地

也好,走吧
我们没有在一起
我们去寻找新的荒原

天落下了泪
把我打成一滩井水

消得人憔悴

黑夜带走光明
树叶生白霜
一夜徘徊
握着三英镑的思念
如若寒冬

你从时间穿越到我的梦里
今夜,
我和星星一样睡不着
灵魂随风漂流
挂在你窗前的玉兰花

你说
“——嘘”
我喜欢片刻的寂静
直视你脸颊的轮廓
一分钟过去
我是你这一分钟的恋人

冰雪渐融
春风吹又生
你是秘密花园中娇艳的玫瑰
我只能浅浅地、悄悄地爱你

一首散文诗

一个女人突然闯入我的小屋。
可过了几天,她从后门离开了。
她带走了属于她的东西。遗憾的是我吃掉了她的橘子(真甜啊);喝掉了她的汽水(真好喝啊);与她浪漫的一吻(真美妙啊)。这些她都带不走了,她带不走她的芳香,带不走我对甜的记忆,带不走唇间的温度。
那天月光照在我的热牛奶上,让我想起她白皙的皮肤。只身一人,她住在何方?我想去她的小屋看看,可出了门口是没有方向的荒原。没有人,也没有别的小屋,所以为什么我有一间小屋?她从何而来?是上帝、是群山、还是蜉蝣所赐?
我拆了它,割了舌头,浸在湖水里试着忘记女人,顺便试试可不可以就睡在苍野里。我都失败了,外面的世界很冷,常把我冻醒。小屋的废墟一塌糊涂,该烧的烧完了。而...

混语(一)

长满眼睛的果实被我用镰刀割下
一棵大树就此失去了它一个孩子
我用木头和麦子做成果汁
装进模糊的饮料瓶里 等待冬天

我是城堡的守卫
守护公主和兔子
我摘下鲜艳的花儿来送给公主
鲜花却被压在了皇冠与权杖下
我拾起腐烂的果实
扔进那个饮料瓶
等待乌鸦

一个是白皙而美丽的脸庞哟
一个是悲伤着正在思乡的原始人
我把他们混在一起
弄也弄不清咯

去昌平的孤独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一湾河流静静流淌
绕过圆球,又回到起点
鱼骑着午夜闯入秋天
一切都发生在枕边
 
通向昌平的铁路是个直线
直线上我们的温度接近
硬邦邦的肌肉上捆着柔软的黑发
荷尔蒙从汗水中流出
 
鱼抱着麦穗和宝石
游走在秋天
路很近,距离很远
你胡乱扔掉几个思念
 
鱼骑着午夜闯入秋天
我在大大的床上
舀一勺最苦涩的河水

无题

雨落入森林
蓝色的野兽凶嚎在心
夜聋了
救命,救命!

两个孤独的孩子


空中,静静悬着一支闪电
落在毫无波澜的海平面
那条酷爱文身海豚
也曾在心中刻下
宗教、寄托、失去的爱情
也曾在梳妆台前
粉刷自己的美丽
 
那只闪电
劈开混沌的天空
从此,
左面是白天
右面是黑夜
 
我安慰一棵垂头的芭蕉
走入冬天
却忘记闪电
刚刚掠过我的头顶
 
我拿着重重的钥匙
解开海豚身上的锁
扶着厚厚的墙
满身乞求
 
上帝创世用了七天
你可不可以在第八天爱上我

© 红溆 | Powered by LOFTER